网站分类_分类目录_70网站分类

  • 常用
  • 百度
  • 站内搜索
         

最新资讯

力挺!监管层半年内至少5次喊话推动长期资金加码资本市场

  • 更新日期:2020-8-18
  • 查看次数:20

详细介绍

摘要 【监管层半年内至少5次喊话推动长期资金加码资本市场 其中深意你了解吗?】近半年的时间里,长期资金加码资本市场至少获监管层5次力挺。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表示,其实早在2019年10月,证监会就提出将从转化存量、引入增量、优化环境入手,逐步推动提升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证券日报)

  近半年的时间里,长期资金加码资本市场至少获监管层5次力挺。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在《求是》杂志撰文表示,要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

  长期资金年内被多次“点名”

  小编注意到,这并非郭树清年内第一次“点名”长期资金。

  6月1日,郭树清主持召开的党委会议和委务会议强调,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支持。

  6月18日,郭树清在2020年陆家嘴论坛上表示,银保监会拟推出六项举措支持资本市场发展。其中就有加大权益类资管产品发行力度,支持理财子公司提高权益类产品比重,信托公司发行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保险机构发行组合类产品;支持保险公司通过直接投资等渠道,增加资本市场投资等。

  此外,今年以来,中国证监会也多次就推动长期资金入市发声。

  2月15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积极拓展中长期资金来源。

  5月15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5·15全国投资者保护宣传日”活动上表示,继续加大与有关方面的沟通协调力度,推动放宽各类中长期资金入市的比例和范围,尽快推动实现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募基金政策落地。

  中航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忠云表示,其实早在2019年10月,证监会就提出将从转化存量、引入增量、优化环境入手,逐步推动提升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

  目前来看,上述三个方面已经有大量政策落地。例如,通过“房住不炒”等政策限制市场资金向低效率、高风险领域流动,优化资金流向;通过发展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等促进居民储蓄向资本市场长期资金转化;通过提升保险公司权益类资产配置比例等,不断放宽中长期资金入市比例和范围;通过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为外资流入提供更加便利的渠道;通过完善上市与退市机制、推出科创板、实施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不断提升交易制度的灵活性等措施,持续优化市场制度环境;加强投资者教育,鼓励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等形式参与资本市场投资等。

  从公募基金、北上资金、险资、社保基金、QFII等的持股市值统计来看,上述各机构在2019年底的持股市值和占市场总市值的比重均较2018年有明显提升,虽然今年一季度末的数据较2019年底略有回落,但当时正值海外疫情暴发造成的市场二次探底的底部,此后随着市场趋势性走好,预计上半年末的数据会出现明显反弹,这从二季度北上资金累计净流入额维持上升趋势上可以得到佐证。

  小编通过梳理目前公开的数据注意到,保险资金、理财资金及信托资金今年的确不负众望,在资本市场不断出手“买买买”。

  据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保险资金运用余额20.13万亿元。其中,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2.68万亿元,占比13.33%。对比去年同期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6月,保险资金运用余额为17.37万亿元。具体到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方面的金额为2.19万亿元。可以看出,保险资金入市规模明显提升。

  理财资金方面,截至目前,银保监会已先后批准21家银行设立理财子公司,其中14家理财子公司已开业运营,其他多家银行也在抓紧筹备。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33万亿元,环比幅度较2019年四季度末的-1.78%收窄0.5个百分点。从信托功能看,投资类信托余额为5.11万亿元,占比23.94%,较2019年四季度末提高0.24个百分点。其中,证券投资市场在资金投向中排名第五位。

  “当前我国疫情防控能力得到不断验证,经济复苏领先于各发达经济体,未来国内各项改革还将不断释放经济增长潜力,资本市场也将通过持续改革而不断完善,对国内和海外长期资金来说,投资中国资本市场将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选择。”董忠云认为,长期资金的持续流入将成为A股长期向好的重要驱动力。

  推动养老金投入资本市场占比

  郭树清表示,“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如何才能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表示,我国现行养老保险体系由三个层次构成,即政府主导并负责管理的基本养老保险为第一支柱,政府倡导并由企业自主发展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第二支柱,个人养老金账户制度则为“第三支柱”。

  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可从税收优惠降低企业及个人养老账户参与者的成本,提高其收益水平,进而影响其消费投资决策。另外,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覆盖的范围不应仅限于商业保险产品,还应包括基金产品等其他适合投资的金融产品。如将公募基金等金融产品纳入养老保险体系,发挥其产品优势,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合其发展的投资产品,拓宽个人养老金账户投资渠道。

  中国养老基金投资资本市场的情况如何?有何限制?如何才能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李湛举例道,从第一支柱看,截至2019年末,全国社保基金资产总额2.6万亿元,累计投额1.25万亿元,投资收益额超过3000亿元,投资收益率约15.5%。从第二支柱看,截至2019年末,企业年金基金规模1.8万亿,同比增长22%,投资收益为1258亿,平均收益率8.3%,较上一年(3.01%)大幅提高超5个百分点。而第三支柱合计持股规模占股票市场总市值比重不到10%,远低于美国养老金股票市值占总市值比重的20%-30%。

  从国际经验来看,养老基金的多元化配置是实现保值增值的重要基础。建议政府部门对各类的养老基金在资产配置上(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考虑逐步扩大其权益投资、另类投资以及境外投资。养老基金给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活跃了资本市场,提升了资本市场吸引力。并且在过程中还成就了一批高质量的企业,吸收就业、拉动消费,也给投资者带来了跨周期增长的长期收益。吸引养老基金入市,应更加合理安排考核机制,引导长期的权益类投资。养老基金的长期资金属性因为考核短期化有所减弱,应当改善考核机制,让养老基金保持长期资金特性,助力资本市场发展。资金性质会影响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行为,短期资金不会匹配需要较长时间才能获得收益的价值投资型权益类资产,而资本市场的发展却需要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