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_分类目录_70网站分类

  • 常用
  • 百度
  • 站内搜索
         

最新资讯

陆金所奔跑上市!三个男人详述背后的故事

  • 更新日期:2020-11-1
  • 查看次数:5

详细介绍

原标题:陆金所奔跑上市,三个男人详述背后的故事

摘要 【陆金所奔跑上市!三个男人详述背后的故事】一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一个韩国人,三个男人昨晚一同参与并见证了金融科技独角兽——陆金所控股的敲钟挂牌一幕。(上海证券报)

陆金所奔跑上市!三个男人详述背后的故事 最新资讯 第1张

  一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一个韩国人,三个男人昨晚一同参与并见证了金融科技独角兽——陆金所控股的敲钟挂牌一幕。

  冀光恒,陆金所控股联席董事长兼执委会主任。7个月前,在陆金所战略转型并备战上市的关键节点,这位金融业老将毅然加盟。如今来看,不负众望。

  计葵生,陆金所控股CEO。一个把中国话说得比英语母语还溜的“洋高管”,2011年加盟平安集团并负责创立陆金所。十年磨一剑,有志事竟成。

  赵容奭,平安普惠董事长兼CEO。急流中接过平安消费金融大旗的韩国籍“外脑”,见证了中国个人消费信贷市场从蛮荒初期到黄金时代的蜕变过程。

  三个男人也是一台“好戏”。执着等来了丰收,市值超300亿美元,陆金所控股由此成为美股迄今最大的金融科技IPO,也成为继平安好医生金融壹账通之后,又一家平安集团孵化的上市公司

  见到他们,是在陆金所控股上市倒计时两个小时。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体”直面媒体,关于陆金所控股的转型轨迹,关切金融科技的中国之路,他们有很多故事要讲。

  投资人最关心哪些问题?

  上海证券报:

  听说你们最近路演忙得连轴转,能讲一讲投资者们都关心什么问题吗?

  计葵生:这几天的确每天睡眠只有两三个小时,但是依然激动与兴奋。这次和海外投资人接触下来,我们发现,和以往相比,他们对中国市场有了更深的了解。

  他们关心的问题有:你们的客群特色、科技特色、风控能力、金融DNA体现在哪些方面?你们具备怎样的能力,能够在未来五年甚至十年依然保持领先?如何能保证未来五至七年内业绩保持在30%-40%的增速?如果利率再往下走,你们靠什么生存下去?

  同时,他们也特别关心:监管趋势未来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对此,你们将作何应对,有没有A计划、B计划?

  上海证券报:

  很好奇你们的A计划、B计划是什么?你们是怎么回答投资者的?

  赵容奭:针对未来监管形势的变化,我们也会积极响应随时调整,其实,作为行业的领跑者,必须看得更远,要有比“提升业绩和利润”更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也是投资者关心的一个点,那就是你们有没有独一无二的成长价值?你们如何得到监管和社会的认可,而不仅仅是利润增长?如何能真正解决社会的痛点?

  如果这一点能说明白,那就意味着,不管监管趋势发生怎样的变化,我们都能生存下去。其实,行业经过这些年的调整,很多不确定性已经变得逐渐清晰。

  我们是轻资本的第三方平台,在零售信贷业务方面,我们深耕于小微企业主,他们是真正需要金融服务但却无法得到有效满足的一类群体;在财富管理业务方面,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受监管部门严格监管的合规金融机构,如果行业出现新趋势、新动向,我们会及时和合作伙伴一起商量对策。

  冀光恒:在监管政策出台之前,及时作出判断、并出台响应的对策,这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从2018年开始,整个金融科技行业的关键词就是严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严监管对于真正构筑了“护城河”的头部企业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利好:在经受住严监管的考验、市场重新洗牌之后,迎来的将是市场的认可。

  未来会考虑以CDR“回A”

  上海证券报:

  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点上市?未来会否考虑再回到境内上市

  冀光恒:坦白地讲,在上市时点上,我们没有对标任何同类公司,我们一直在按照自己节奏推进。

  对于我们来说,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上市,目的的一方面是获得资本补充,另一方面是成为公众公司后,会倒逼公司运作更透明、更规范,这样会提升公司在客户乃至社会上的可信度。未来有机会的话,我们也会考虑以CDR的形式回归A股。

  另外,科技属性也是我们的一个独特价值,其体现的载体主要是销售适当性管理,科技技术会让客户变得更加透明,可以给客户精准画像。但我认为,这方面还做得远远不够。所以,上市之后,我们会不断加大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让科技属性体现得更饱满、更丰富。

  上海证券报:

  金融科技企业迎来了登陆资本市场的政策窗口期。和其他金融科技巨头相比,你们的竞争力体现在哪里?

  冀光恒:其他金融科技巨头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特色,体现在我们的科技属性、金融属性上。就像湖里的生态链,既有大鱼,也有小鱼,有的已经游到了水面上,有的还在湖底游,这是一个良性健康的生态。

  更何况,彼此之间还有很多错位竞争,当然一定也有交织的地方。另外,我认为,竞争的最大好处就是市场更加繁荣,最终实惠得利的是消费者。

  财富管理未来聚焦养老和健康

  上海证券报:

  网贷存量资产的消化预计什么时候能彻底完成?有压力吗?

  冀光恒:我们一直在按照监管“三降”(出人人数下降、业务规模下降、借款人人数下降)的要求逐渐退出网贷业务。

  我们的网贷存量资产已由2017年的3364亿元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478亿元,业务总占比从2017年的72.9%降低到当前的12.8%。预计到2020年底,我们的网贷存量资产能降至约200亿元。

  计葵生:如果说有压力的话,唯一的压力可能是网贷存量资产消化出来的客户,如何让他们在我们平台上接受新的产品与服务?

  不过,事实证明,投资者的投资理念也在逐渐改变,在适应监管和市场的变化。“去网贷”过程中,我们的财富管理平台客户留存率与活跃投资者增长均保持持续增长。2017年至2019年,在我们平台上,投资者的留存率每年都在90%以上,活跃投资者复合增长率达到14.1%。

  上海证券报:

  撕掉网贷标签后,陆金所聚焦于零售信贷和财富管理,分别由平安普惠和陆金所平台实现。从数据来看,这两大业务发展并不均衡。未来会否调整业务结构,使得业务发展更多元、更均衡?

  计葵生:从财富管理业务看,相较于网贷业务时代,收益的空间的确有所减少,但是客户的投资习惯也在发生变化。从数据来看,我们其余财富管理业务在快速增长。投资于我们现有产品的客户资产规模从2017年的1253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269亿元,占比从2017年27.1%提升至当前87.2%,复合增长率达39.4%。

  尤其是今年疫情发生以来,投资者的投资习惯又明显发生了变化。我们预计,未来投资者的理财需求会越来越偏向养老和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一些相关的保障型保险产品,在这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创新点。

  随着财富管理业务的持续快速增长,预计未来我们的业务结构会趋于均衡和平稳。

  直面高管团队变动

  上海证券报:

  最近外界比较关注陆金所的高管团队变动,背后有哪些原因?

  冀光恒:金融科技行业的工作压力本身就很大,人才流动非常快。但是我们高管团队整体比较稳定。

  上海证券报:

  业界对你7个月前的加盟,抱以很大的期待。你到陆金所控股之后,都做了哪些工作?未来你的工作重心会聚焦于哪些方面?

  冀光恒:我觉得,我们每一任董事长和管理团队都有自己的特点,每个人都在任内做了很多工作,都值得我学习。我今天的工作,都是在他们的基础上继续往前走。

  如果要对自己这半年的工作做一个阶段性总结的话,我主要做了以下几件事情:

  第一,把战略转型定了下来;第二,战略落地,制定具体发展方针;第三,队伍建设,包括优化员工年龄结构、培养年轻骨干、给员工提供成长空间和激励机制(包括物质激励和股权激励);第四,合规文化建设,我们内部一直在强调,必须要把合规文化嵌入骨髓;第五,外部沟通,包括与政府部门、监管部门的沟通,以及与集团层面的沟通协调,这方面也花了较大的精力。

  最后是阶段性工作,那就是挂牌上市。这是十年磨一剑的事情,也是我来公司之后,重点做的事情。

  上市之后,要面对更多问题,主要聚焦于战略思考和战略管理,以及合规文化如何继续深入推进。尤其是上市之后,面对的是更加严格的赛道,涉及两个国家的监管规则。

  总的来说,我和这两位(计葵生、 赵容奭)负责经营的管理层配合默契,在经营指标、经营方向、市值预期、企业文化上都有充分的沟通和商量。另一方面,我们又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我个人的风格是充分授权、形成合力。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