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_分类目录_70网站分类

  • 常用
  • 百度
  • 站内搜索
         

最新资讯

拆解商汤科技:6+1次融资后的压力、机会和IPO

  • 更新日期:2020-11-11
  • 查看次数:4

详细介绍

摘要 【拆解商汤科技:6+1次融资后的压力、机会和IPO】一份商汤科技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商汤预计在3年内A+H股两地上市。一位接近商汤科技的投资人称,目前已经在和券商接触。至于具体的上市情况,商汤科技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予置评”。(财经网)

  作为目前AI领域融资最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商汤科技机会最大,也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商汤科技是目前“AI四小龙”中最后一个没有明确公开上市计划的公司。

  《财经》记者近期获得的一份商汤科技融资计划书中提到,商汤预计在3年内A+H股两地上市。一位接近商汤科技的投资人向《财经》记者称,目前已经在和券商接触。至于具体的上市情况,商汤科技相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表示“不予置评”。

  该投资人向《财经》记者透露,商汤今年刚刚完成了一轮融资,投前估值是113亿美元,但这轮融资“不是正式的融资轮次,拿到钱就算完成了。”

  商汤科技公开的最后一轮融资是2018年11月,由软银愿景基金富达国际、未来资产等共同投资5.8亿美元。这轮融资已经是商汤科技的第六轮融资,当时,关于商汤要在港股IPO的传言就已经出现。

  截至目前,商汤科技共完成约40亿美元融资,是AI四小龙中“吸金”最多的一家。另外三家中,旷视科技融资总额约为13.5亿美元,依图超过4亿美元,云从约为35亿人民币。旷视和依图都已经发布招股书,云从也在进行上市辅导。

  通过依图和旷视的招股书可以看出,目前AI创业公司的共同特点是:高估值、收入增长快,但毛利偏低,且资产负债率高,即使曾经都拿到高额融资,仍然面临资金压力。

  《财经》记者获得的这份融资计划书数据显示,商汤科技2019年营业收入50.6亿人民币,毛利率43%,其中智慧城市收入16.64亿,毛利率57.8%;智慧商业收入26.81亿,毛利率23.9%。商汤科技相关负责人未向《财经》记者确认这一数据是否准确,他回应称:“目前无法对外披露财务数据。”

  此前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商汤可能会成为“AI第一股”。工商信息显示商汤科技成立于2014年,比旷视科技晚3年,密集融资主要发生在2017年-2018年,对于投资人来说,商汤确实还不急着上市。

  但估值缩水情况已经出现,一位接近商汤科技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商汤科技今年的融资有些艰难,因为此前融资速度过快,估值太高,不少投资人认为现在投进去并不划算。此外,该投资人还提到,一些老股东开始私下交易商汤的股份,但很难卖出去,“目前给出的估值是90亿美元。”

  低毛利率通病

  通常公司融资基于两个目的,一是缺钱了;二是需要更多资金来进行发展和扩展,但现有业务并不能支撑。

  融资计划书的数据显示,商汤科技2019年收入是50.6亿人民币,毛利率43%,毛利润2.16亿人民币,并未披露净利润和净利率。但披露了2017年与2018年的净利率,分别为2%和3%,净利润分别为1100万和5900万。

  一位接近商汤的投资人向《财经》记者表示,2019年商汤科技没有盈利,这也是影响商汤今年融资的因素之一。

  43%的毛利率在头部AI公司中属于低水平。旷视2019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是64.6%,依图2019年毛利率是63.9%。

  此前多位关注AI领域的投资人都向《财经》记者表达过对AI公司毛利偏低的担忧,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曾经提到,“这是因为他们在业内以被集成为主,会拉低毛利率。”前述熟悉商汤科技的投资人称,毛利上不去主要是因为两个因素:硬件占比多;服务做得重。

  AI领域的落地项目,包含大量非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每个项目之间也有明显差异,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在了解需求、实地考察、采购和服务上。

  商汤的业务分为智慧城市、智慧商业和其他业务,其他业务包括教育、医疗。2019年,贡献主要收入的是智慧商业,收入26.81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53%,这个收入数字相比2018年增长了236%,但毛利率却从51.2%下降至23.9%。

  在商汤科技的业务矩阵中,智慧商业业务范畴包括智能物联网、智慧通行、身份验证和精准广告。计划书中提到,这块业务的毛利率降低,主要是因为智能物联网中多个项目处于基础设施搭建阶段,另外,为了推销人脸识别设备,使用地区经销商来服务小规模客户,给经销商让利来换取渠道和用户。

  在行业培育阶段,公司通常会为了获得用户牺牲一部分短期利益,以期打开渠道,树立品牌知名度,为后续的快速增长打基础。但多位AI行业从业者都提到,目前AI四小龙的竞争比较激烈,价格战短期内不会停止,且各家在人脸识别这样的基础产品上的能力并没有显著差异。

  40%以上的毛利在许多其他行业来看,并不算低。但AI是高技术行业,且AI公司都面临长期的高技术投入,项目落地周期时间长,还有回款压力。这样的毛利率就会显得不够高。

  计划书中提到,未来随着多个项目的持续落地,毛利率可以提升至50%以上,但与商汤竞争的不止有AI四小龙,还有各行业里的信息化公司,以及综合实力更强的科技巨头们。

  智慧城市之争

  智慧城市的收入增速较快,也是商汤科技可以大展拳脚的业务领域之一。这份招股书将智慧城市作为未来商汤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商汤在智慧城市领域共完成16.64亿元营收,同比增长147%,收入占比为32.9%。管理层预计,2020年,智慧城市的收入将达到40亿元,收入占比42.7%。

  不过,智慧城市也是旷视和依图的重点业务。这些头部AI公司一度将安防作为主要业务,现在大家都将安防纳入到智慧城市这个大篮子里。

  不仅仅是AI小巨头们,智慧城市是目前最有潜力的数字化市场,也是科技公司的必争之地。咨询机构IDC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智慧城市支出是200亿美元,预计每年的涨幅超过15%。

  目前商汤的智慧城市收入集中程度较高,2019年,前5大地区收入占比达到74.3%,分别是深圳(3.89亿)、上海(2.63亿)、山东(2.6亿)、云南(1.95亿)和广东(1.3亿)。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告诉《财经》记者,想要做好智慧城市业务,最核心的竞争力是资源整合能力,智慧城市涉及很多配套产业,地产、金融、工业等,AI技术在中间的占比并不高。不过,商汤科技这份计划书中的数据显示,通常智慧城市项目视觉分析部分占比在10%-30%之间。

  商汤已经在多个城市落户。2020年7月,商汤在西安落户“商汤西安研究院”;2019年12月,商汤科技在青岛成立区域总部;2019年8月,商汤宣布中国总部暨全球研发总部落户上海;2018年10月,商汤第三区域总部落户杭州,第一和第二区域总部分别在北京和深圳;2018年5月,商汤在成都天府新区注册设立全资子公司;2017年11月,商汤在重庆成立商汤科技西南总部及西南研究院。今年1月,《湖南日报》报道称,长沙与商汤科技的对接也在进行中。

  计划书中提到,2018年,商汤智慧城市业务已经覆盖78个城市,2019年增长至127个,未来计划重点开辟二三线城市。

  一些投资人担心,在多个城市落户,都需要在当地建立实验室和项目团队,人员管理可能会出现问题。但这样确实可以快速与地方政府建立联系。

  智慧城市项目听起来很美,一个城市的智能化改造的金额巨大,且可以快速打响知名度,但项目周期通常在3年以上,流程包括政府顶层设计、试点、可行性研究、立项、预算申报、详细方案设计、招投标、签约、实施安装部署、 定制开发、初验、首付款、终验、回款、维保售后等。计划书中提到,目前商汤主要是阶段性参与项目,还在努力提高在项目中的份额。

  头部公司更容易在政府项目中获得更高的份额,商汤在AI领域知名度已经很高,但其他三家公司同样有知名度,有政府关系,也有技术实力。而且,具有AI能力的不仅是AI独角兽们,它们共同的竞争对手来自不同赛道,且均十分强大。它们包括了阿里、华为、腾讯,百度等平台型巨头,也包括了IT巨头。

  资金压力与估值泡沫

  对比商汤、旷视和依图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这三家头部AI公司面临的同一个问题是资产负债率都很高。招股书显示,旷视2019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为218.79%,依图2020年资产负债率是252.28%。融资计划书中,商汤科技2019年资产负债率是102.35%。

  可比的上市公司中,海康威视2020年资产负债率是38.49%,虹软科技是10.64%,科大讯飞是42.33%。

  此外,2019年末,商汤科技的存货同比增长304%,也存在一定的回款压力,计划书中提到,政府项目的回款周期约348天。

  高资产负债率让这些AI独角兽们感受到了资金压力,前述投资人提到,商汤科技目前账上还有约200亿人民币的现金,可以支撑到2年后上市,但仍然存在估值过高的问题。

  融资计划书中称,因为营收增长,商汤目前的估值已经回归到合理水平,目前P/S(市销率)倍数为11.5,对比来看,依图约为30倍,旷视约为13.3倍。

  通常在公司未能实现盈利时,会使用P/S来进行估值。但是AI公司们的收入质量存在一定的疑问。

  商汤融资计划书中提到了智慧教育业务,商汤先向省市级的地方教育局推广智慧教育产品和服务,再由地方教育局进一步推广到学校层面,相关销售和服务合同则通过集成商签署,通过集成商收取产品和服务款项。平均每个学生每年收取600-800元固定费用,根据合同总额提供一定折扣。

  产品和服务主要包括教育平台和教材。商汤官网上显示的AI教材分别是《人工智能入门》和《人工智能基础(高中版)》。书籍出售是否能算作AI相关收入,目前尚未有定论。

  多位投资人向《财经》记者提到,目前AI公司们为了上市,都在努力扩大收入,但其中有不少收入并不与AI技术直接相关,很多时候就是用了AI这个概念,或是做一些基础的数据分析。

  杨歌提到,目前对AI创业公司的评估,应该只看与AI相关的营收情况,“现在企业客户和政府客户对AI的需求并不大,一个项目里,有多少收入来自AI,多少来自AI之外,这才是体现AI公司真正实力差异的地方。”

  大量资本进入,让商汤科技这样的AI独角兽快速成长,但这股势头似乎已经停了下来,投资机构不敢再给AI公司过高的估值。数据服务商企名片数据显示,2020年,AI领域融资热度持续下降,且单个项目的融资金额下滑明显,截至目前共完成305起融资,总金额约243.3亿元人民币,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523笔交易和667.1亿元。

  AI领域的估值泡沫正在被打破,AI公司们试图通过扩大收入,来缓解估值压力,但收入并不是凭空造出来的,市场需求还处于缓慢增长阶段。

  从人脸识别到安防,再到智慧城市、物联网、芯片,AI四小龙开始选择不同的发展路径,有人力主平台化发展,有人深耕行业,有人开辟新战场,但核心依然是基于视觉识别算法。目前,依图、旷视、云从都已经进入上市进程,上市可以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缓解资金压力,但鉴于多种因素,AI科技公司的IPO之路似乎并不平坦,旷视科技IPO已经持续了1年多,目前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过去几年的竞争中,视觉识别领域形成了AI四小龙的格局,但一个并不算大的赛道很难支撑4家估值几十亿美元甚至百亿美元的公司。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机器视觉市场规模是65.5亿元人民币。接下来,AI领域的竞争格局会迎来新的变化,谁会出局,谁被并购,谁能赢者通吃?作为估值最高的AI公司,商汤科技面临的机会最大,随之而来的压力或许也最大。

(文章来源:财经网)

(责任编辑:DF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