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_分类目录_70网站分类

  • 常用
  • 百度
  • 站内搜索
         

最新资讯

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警告

  • 更新日期:2020-11-11
  • 查看次数:3

详细介绍

原标题:“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发出警告

摘要 “要不是维系客户关系,谁愿意出货?”在茅台大热的背景下,近段时间酱酒纷纷发布涨价文件。而今年以来茅台系列酒为代表的酱香酒也突然火爆,近期酒商朋友圈近期流传的一张今年来的酱酒涨价图尤其吸睛,部分酱酒涨价幅度高达85%。

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警告 最新资讯 第1张

  “要不是维系客户关系,谁愿意出货?”在茅台大热的背景下,近段时间酱酒纷纷发布涨价文件。而今年以来茅台系列酒为代表的酱香酒也突然火爆,近期酒商朋友圈近期流传的一张今年来的酱酒涨价图尤其吸睛,部分酱酒涨价幅度高达85%。

  记者从资深酱酒销售人士处了解到,酱酒迅猛涨价的背后,市场炒作明显,“道主动囤货,热钱进入”,市场甚至出现“烟酒店卖货价没有进货价贵”的现象。而在酱酒纷纷涨价的背后则是与白酒行业格局变更密切相关的“酱酒热”,业内人士预期,酱酒的上升期还将持续5到10年时间。

  系列酒涨价潮

  在2020年这个不同寻常的年份,白酒在后疫情时代的第一波涨价,是4月份时茅台部分酱酒出厂价上调10%-20%,而酱酒的提价并未终止。虽然2020年至今,贵州茅台酒的提价传闻几度落空,但包括茅台旗下系列酒在内的其它酱香酒则涨势如虹,酱酒热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进入10月份,在国庆中秋双节后的传统淡季,部分酱酒厂家提价的文件不断流出。其中贵州金沙回沙酒销售有限公司称,公司定制酒酒体出厂价从2020年11月4日起提货价上调30%-40%;国台酒自10月1日起不再接收国台龙酒订单,11月1日起国台龙酒供货价上调200元/瓶。另外,钓鱼台、汉酱、珍酒、郎酒、习酒也在近段时间发出调价或停货通知。

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警告 最新资讯 第2张
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警告 最新资讯 第3张

  不得不说,酱酒热在疫情下的2020年尤为显眼,其中最显著的是茅台集团旗下的系列酒产品。河南茅粉会王占甫介绍,虽然近几年(茅台)酱香系列酒都比较火,但今年出现特殊情况,“特别火,酱香系列酒市场全面涨价,过了中秋之后,酱香系列酒都涨价了,基本在50%-70%的幅度。”

  以至于11月初在酒商间流传着这样着一张今年酱香酒的价格涨幅图,并配文称“要不是维系客户关系,谁愿意出货?酱酒卖给消费者,不如卖给黄牛赚钱。”

谁有货谁是爸爸!白酒市场一“酱”难求 茅台系最疯狂!迎宾酒疯涨85% 专家警告 最新资讯 第4张

  按照图片信息,茅台旗下酱香酒系列产品涨势迅猛,位居第一梯队。涨幅较高的茅台迎宾酒、遵义1935,今年以来价格分别涨85%和70%,茅台旗下的其它主要产品如赖茅、珍品王子、酱香经典王子今年以来涨价幅度分别达50%、55%、55%。另外,钓鱼台、国台等品牌酱酒今年以来涨价幅度分别为30%、25%。即便涨价幅度较低的郎酒和习酒部分产品涨幅也达到20%。

  从上述涨价产品可以看到,不仅是茅台旗下的酱香系列酒,国台、等茅台镇的酱酒甚至包括郎酒等均在涨价。而这种现象在茅台镇数量众多的小酒企中同样存在,茅台镇某小规模酒企人员对e公司介绍,他们以及镇上其它酒企也有涨价,幅度大概是在15%左右,“但老客户是不涨价的。”

  多重因素共同作用

  从涨幅来看,茅台系列酒是其中涨幅最猛的产品。王占甫介绍,迎宾涨的比较疯,原来每件300多元现在已经超600元了,普王子由原来的600多元/件价格,上涨至1000元左右,贵州大曲、汉酱等也都涨了。

  对于这种现象,作为资深酱酒经销商的王占甫对e公司记者分析称:“主要是市场行为,在供给偏紧的预期下,渠道主动囤货,包括热钱进入。”他分析主要有三个原因,茅台今年对外不乏系列酒缺货的信号,敏感的渠道商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要少了,可能要涨价,就开始囤货”;另外,整个白酒板块,其它酒业提价,但因为茅台强大的品牌力,市场对系列酒的认可度极高,消费者对茅台系列酒的提价接受度也明显比其它品类酒高,“消费者认同才能往上走。”

  据王占甫反映目前在酱香系列酒流通渠道有一种状况,因为涨价太快,烟酒店、超市等渠道客户一度出现“店内零售价还没拿货价高”的现象,“他们原来进的货是便宜的,很迷茫。”

  “渠道并不完全接受,消费者群体也并没有真实这么大量的酱香酒,也就是说大部分都在渠道上囤着,这就造成很不妙的现象,不排除后续崩盘的可能,”王占甫继续称:“酱香系列酒的量并没有特别紧缺,也不具备飞天茅台那么大的金融属性,只是在多因素下共同炒作把价格炒起来了,如果崩盘的话好多人会受伤、会赔钱。”

  从市场上来看,茅台镇普通酱香酒的市场也确实并未如近期的涨价这般热,上述茅台镇某酒企人员告诉e公司记者:“虽然近几个月行情有所恢复,但整体还是比去年稍差些。”

  对于王占甫提到的系列酒可能缺货信号,记者查询到了年初时茅台酱香酒影响公司对外曾发布致歉信,提及“近期由于产能、基酒、包材受限,多款产品无法按需供应”,其中有今年涨幅较大的王子酒和迎宾酒等。另外,在10月中旬习酒涨价几乎同步的四季度营销工作会上,习酒董事长钟方达曾表示“做好开源节流,严格执行全面配额销售”。

  茅台系列酒是贵州茅台双轮驱动中的重要一环,2019年贵州茅台系列酒销售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并且将2020年目标再次定位在收入100亿元。但从今年贵州茅台公布的数据情况来看,在系列酒提价的情况下,前三季度系列酒销售收入和去年基本持平,甚至有小幅下滑。也就是说系列酒在前三季度的销售不但没有放量甚至还有所下滑。

  对于系列酒前三季度的情况,某长期跟踪茅台的券商行业分析人士曾对e公司记者表示:“系列酒不是销售不好,而是公司主动调整。前两年茅台系列酒增速较快,在去年系列酒销售达到了100亿大关,但也遗留了一些问题,今年茅台系列酒并没有放量,而是价格再往上走,实际是在整固系列酒的市场。”

  背后的酱酒热

  不管怎样,酱酒热绝对是近年来的热词,甚至已逐渐成为行业焦点。在10月末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上,作为近年来茅台镇酱酒投资代表的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就表示“现在很多代理商不是在来贵州的路上就是在从贵州回来的路上,大家都想代理一个酱酒,代理热,消费也热”。

  从数据看,酱酒的表现也确实亮眼。根据行业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在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实现20%以上增长的同时,以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

  产业资本也在加大对酱酒的投资力度,而且部分上市酒企业纷纷加入。

  其中典型代表是金东投资集团,2009年金东投资集团以8250万元全资收购当时破产重组的珍酒厂,又先后投入10多亿元对珍酒进行改造。去年底,金东投资集团与茅台镇所在的仁怀市签订投资意向,将在未来10年内,在仁怀投资超200亿元,建设酱酒酿造和酒旅文化展示基地,项目地离茅台酒厂直线距离在5公里之内。

  另外,劲酒在2016年开始在茅台镇布局,并购了贵州台轩酒业有限公司,更名为劲牌茅台镇酒业有限公司,并投入巨资扩产;洋河也在2016年收购贵酒,之后又陆续收购了厚工坊生产基地等多个酒厂;正在谋求上市的国台酒,在今年1月并购了海航集团旗下贵州海航怀酒51%的股权,将后者基酒资源纳入囊中,目前贵州海航怀酒已更名为贵州国台怀酒酒业。

  在茅台镇之外,也不断有名酒企加码酱酒。今世缘在去年8月份发布清雅酱香国缘V9,对外宣称是历经18年科研攻关酿就的清雅酱香型白酒;就连浓香白酒王者五粮液在2010年也曾高调推出酱香产品—永福酱酒,2015年在此基础上又推出酱十五。

  我国白酒市场可谓城头变换大王旗,从改革开放后最初以汾酒为代表的清香时候,之后是以五粮液为代表的浓香热,近年来进入茅台带动下的酱香热时期。对于这股酱香热,茅台的作用功不可没,甚至在茅台镇,有小酒企专门建小型“茅台博物馆”,供游客参观,对于这种免费为别人宣传的现象,工作人员称“只有茅台发展的好我们才能更好。”王占甫也对e公司记者表示,酱酒热的爆发有2008年之后赖茅在全国的初期酝酿作用,以及2013年之后贵州茅台的直接带动作用。

  对于这份酱酒热,在王占甫看来,“这是一个逐渐侵占浓香型市场的过程,酱香酒份额的上升可能预计还要持续5到10年,会整体保持缓慢增长。”对于近期酱香系列酒的过热,王占甫也表示:“厂家可能会拨乱反正一下,把热度适当压一压,因为这种短时间内的暴涨,对于厂家、品牌、渠道对于消费者都不好。”

  资深白酒战略专家,也在其“铁犁判酒”专栏中表示,在今后较长时间内,酱酒都是中国白酒最热的板块,而这波热潮至少可以延续到2030年,届时酱香白酒的销售数量可能达到30-40万吨,占到行业产量7%-8%,占行业销售额35%左右,其平均出厂价格则仍会保持在行业平均水平5-6倍。

(文章来源:e公司官微)

(责任编辑:DF537)